芥川桃沢🌸

fate‖漫威‖APH‖剑男人‖小英雄
all咕哒男/弓枪/金女主/汪水仙
盾铁/盾冬/锤基/贱虫/铁虫
黑三角/金三角/独普
三日鹤/石青/烛青/总之就是喜欢青江
爆轰/出轰/总之就是喜欢轰


每天都在爬墙。

【狗茨】归宿

短小的摸鱼(。

答应阿犬太太的产出…… @犬山

♡微酒晴
♡微灯草

———————————————————————

茨木在半梦半醒中感觉有人在叫自己。

他挥挥手试图赶走那有点闹人的声音,却发现那声音越来越大。
茨木童子认命的睁开眼睛,脸上还有文件压出的一大片红印子:“怎么了?”

“您好,我是您昨天新招聘的助理。”浅金发色的人收回胳膊鞠了个躬。
“………嗯…? 助理……”茨木头疼的扯了扯自己的头发。

由于最近赶稿建模的任务时间太短,他已经三天没睡过觉了。
昨天青行灯递过来的简历他连看都没看就直接抽了一张:“就他了。”

……结果就是他和这个不知名助理大眼瞪小眼。



终于清醒过来的茨木童子有点尴尬:“呃……你是?”

“您好,我是大天狗。”那人鞠了一躬,“今天的工作任务是什么?”

工…工作任务?茨木楞楞的看着大天狗,放在头上的手还没收下来:“你会什么?”

“……”大天狗思考了一会然后开口,“什么都会。”

???

这人是来砸场子的吧??

“不是……做游戏的当然要了解每一个环节的工作…”茨木连连摆手,“我的意思是你精通什么?”

大天狗好像有点困扰的挠了挠头发:“可是……我真的全都会啊。”

“嗯……这样啊,”茨木童子用力揉了揉酸涨不已的太阳穴,“那…那你自己选吧……”

大天狗四处看了看:“您是美工组的?”

茨木童子半开玩笑的开口:“哎,我们组人特别少,基本上都是一个人掰成两个人用,自己原画自己建模,很辛苦的。”

大天狗皱皱眉毛:“原来是这样……您现在看起来很累,请先回休息室休息,剩下的由我向灯姐汇报。”

“那就交给你了。”茨木垂着眼走向隔壁的休息室,完全没有在意大天狗对青行灯的称呼。



自从大天狗加入后,已经过了一个月。

“灯姐,那个大天狗真是个宝啊!!”萤草一把推开茶水间的门喜极而泣,“自从他来了之后我们第一次提前完成了工作!!茨木组长给我们放了一周的假!!”

“真的?那我们可以一起去巴厘岛了?!”青行灯抓住小姑娘兴奋乱晃的手,“你觉得他怎么样?”

“嗯?什么怎么样?”萤草不明所以,“大天狗很帅啊。”

青行灯见四下无人,小声的和萤草咬耳朵:“那是我高中同学,一门心思的喜欢咱们茨木组长。这不,法律学院毕业的,生生又学了两年计算机。”

“真是个痴情的,”萤草啧啧称赞,“那咱们茨木组长知道吗?”

“他是个傻的,”青行灯气急,“他高中那会心思全在你们boss身上,哪会知道大天狗学弟喜欢他啊。”

“bo……boss?!”萤草觉得她受到了十万点惊吓,“就是那个在公司年会上强吻了安倍董事的红毛???”

“可不。”青行灯翻了个惊天动地的白眼,“不说这事儿了,今儿晚上咱们翻到男员工宿舍去取点材。

“好的灯姐!”萤草晃晃脑后的马尾,“那茨木组长和大天狗……?”

茶水间的门突然被拉开,萤草激动的要站起来,被青行灯眼疾手快的拉回了沙发后的窗帘里。



“茨木组长,”大天狗扶着醉的东倒西歪的茨木走进来,“请清醒一点,我们到公司了。”

“唔。”茨木的眼睛被酒劲熏的有点发红,四肢发软的任大天狗把他放在沙发上靠着。

大天狗给他解开衬衣扣子,松了领带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布艺沙发上。

窗外的天已经黑了,吹进室内的风隐隐偷着雨水的气味。

大天狗看了一会茨木的睡颜,站起身来关上一旁的落地窗准备倒茶。

“大天狗。”本应该躺在沙发上睡着的茨木此时已经坐正,双眼微眯的看着身前的人,“我知道你的一个秘密。”

大天狗僵了半天才拿起一旁的茶叶罐:“愿闻其详。”

“你喜欢我。”茨木笃定的语气让躲在窗帘后的二人激动的几乎要尖叫出来,“从高中开始。对吗?”

大天狗倒好了茶水,转过身来沉默的看着茨木。

良久,他无奈的叹了口气。

“是的,茨木童子。”大天狗一步一步的走向斜倚在沙发上的茨木,“我喜欢你。从高中的第一次见面开始,直到现在。”
“而我现在想知道,你对我是怎么想的。”

茨木童子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含糊不清的声音。

青行灯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茨木你要是再敢说酒吞我现在就冲出去用灯杆子敲醒你!

茨木童子呼出一口浊气,垂着头眼神飘忽不定的看着地板。

“我……”茨木小心翼翼的斟酌着措辞,双手在膝盖上合起又松开,最后猛的一拍膝盖:“你那时候为什么不和我说!”

大天狗猝不及防被反将一军:“那时候……?!”

“你那时要是说了我二话不说就答应你!………”茨木说完就直接把脸埋在了手里,也不抬头看他。

大天狗心里猛的一跳。
“那……”他张张嘴,“那……现在那个人是谁?”

“…………大天狗。”茨木小声的开口,贴在脸上的手掌能清楚的感觉到手心滚烫的热度。



大天狗一时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他才反应过来茨木的意思。

大天狗感觉有一团火在脑子里腾的燃烧起来,烧的他神志不清。

偏偏心脏又像被一双手抓住似的,搏动的厉害,让他感到眼前一阵缺氧似的发黑。

他深呼吸了三次,然后小心翼翼的蹲下来发狠的握住了茨木垂在身旁的手。
“那个人………是……我吗?”大天狗一字一句的说着,言语里满是激动的颤抖着。

茨木童子扯扯胳膊,发现抽不回来。

茨木脸皮本来就薄,让他主动出击一回已经耗尽了他的自信————偏偏这人还逼着他再说一遍!

茨木咬咬牙,干脆红着脖子大吼:“是你是你是你!!说的就是你!!!我喜欢你!!!”

一旁的窗户突然打开,携卷着窗外的暴风雨吹进来,打破了二人的静默。

茨木看见那双凑近的眼睛里突然亮起了灯光————那是窗外的车灯映照在大天狗眼睛里的色彩。



大天狗和茨木后来去了阿姆斯特丹登记结婚。

在被神父要求对挚爱说一句最能表达心意的话时,大天狗思考了半晌。

“你就是我的归宿。”

茨木看着二人身上一黑一白的西装,总感觉眼眶有点发酸。

“我也是。”





在这般暴风雨的夜晚,总是要回家的。
在外漂泊的旅人啊,终于望着天上的月亮走向了故乡的方向。





————————————fin.


亲吻感觉写的有点含蓄了(。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