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川桃沢🌸

fate‖漫威‖APH‖剑男人‖小英雄
all咕哒男/弓枪/金女主/汪水仙
盾铁/盾冬/锤基/贱虫/铁虫
黑三角/金三角/独普
三日鹤/石青/烛青/总之就是喜欢青江
爆轰/出轰/总之就是喜欢轰


每天都在爬墙。

[邦信]故人叹

最近学业紧了………摸个段子假装自己更了

顺便证明我有在码文的………有的……

就是我懒_(:_」∠)_





——————————————————————————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从相识时的诗酒年华,刘邦知道他意气风发,却抵不过身世的低人一等。

到后来的兵荒马乱,他愿意耗尽麒麟心力助刘邦得天下。

最后,刘邦黄袍加身,身处万人之上,开始铲除异己,手段之残忍却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他累了,庙堂虽高,却非安身之所。

或许远遁江湖才是最好的选择。



可刘邦不解,也不让他走。
他说,江山和你,为何不可两全其美?

他苦笑,叹道,何必呢?

他留了下来,如宫城里盛开的莲,被官场的污俗侵染得奄奄一息。


直到刘邦远征边疆,却接到了探子告他谋反的消息。

刘邦只是撕了信,神色淡漠的挥手让探子下去。




他接到宫里的命令,说是吕后应王的命令召他进宫。

他撑着病弱的身体,随手叫了个小童上路。

张良站在宫门处,面色冷清的走在前面。

她要你死。他说,手上的宫灯明明灭灭,宫墙上还残留着昨日下雨的水痕。

韩信有点恍惚——我明白。

那你还不走?张良的声音带着怒气,他瞪着韩信,手上的长明灯瑟缩的抖动着。

韩信盯着青石板铺成的地面,呼出一口寒气。身后的小童赶紧为他紧了紧身上的狐裘,把伞往上斜了斜。

敌国破,谋臣亡。高鸟尽,良弓藏。天下已定,我固当烹。

他进了宫,见到的却是吕后笑颜如花的脸。

韩卿啊韩卿,你可知为何王要你死?女人心里的怨恨和快意毫不掩饰的出现在精心妆饰的脸上,纠缠着。

臣明白。韩信跪在地上,身上的狐裘在进宫那一刻就被宫人收好。

身处宫殿,地上铺着昂贵的羊毯,炉里燃着龙涎的香气,韩信却觉得身上寒气更甚,比那宫墙上的水痕还重。


不,你不明白。女人顾自把玩着手上精巧的如意,有些怜悯的盯着跪在地上的将军。

这天下,都是王的。她神情寂寞的盯着他,叹气。连你,也是。

韩信听着女人好似双关的言语,只觉得喉中一阵酸涩。他强压下口中的铁锈味,袖中的手掌却被指甲掐的鲜血淋漓。

将军,您累啦。端坐在上位的女人放肆的微笑着,指挥着宫女把一个个尖锐的竹筒捅进他的身体搅弄着。

鲜血漫出了宫墙,暗红的颜色混合着一些细碎肉块爬上了青色的石阶。




张良与那小童站在宫门处侯着。半晌,长叹一声。

评论(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