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川桃沢🌸

fate‖漫威‖APH‖剑男人‖小英雄
all咕哒男/弓枪/金女主/汪水仙
盾铁/盾冬/锤基/贱虫/铁虫
黑三角/金三角/独普
三日鹤/石青/烛青/总之就是喜欢青江
爆轰/出轰/总之就是喜欢轰


每天都在爬墙。

【邦信/白鹊】(ABO)接一个吻开一枪 2

嗯………新年快乐。

后面可能会有军师组。

白鹊在番外出现次数较多,不过出于习惯还是打上。





<7>

自从韩信的宿舍被刘邦张良霸占那一天起,他就悄咪咪的在学校外面租了房。

用韩信的话说,就是不能和一个给佬住在一起。

那张良呢?

哦那是老妈子不算。


………咳。言归正传。

自从遇见了刘邦之后,韩信的生活就彻底变了模样。

从之前那个(装)高冷毒舌的学生会主席,转变成了一个时不时炸毛跳脚的别扭学长。

偏偏他还整不过刘邦。

啧。想想就憋屈。


张良每天拿着书看,当他们不存在。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张良委屈的从书本里抬起头,往两个没心没肺的人的房间看了一眼。

好的君主又和将军搞起事情来了。

所以韩信你租房子是为了啥???



………不是给你住吗?
刘邦一脸蒙蔽。



…哦。

……………子房心里委屈但子房不说。




<8>


刘邦最近心里委屈的很。

隔壁李白和扁鹊都快成连体婴了自家将军还是和自己不冷不热的…………

他往韩信的方向看了一眼,被瞪了之后立马缩了回来。

呜——刘邦很委屈。


我知道以前的我很渣啊但是我找了你二十几年了看在这样的面子上你就亲我一下嘛qaaaq


韩信看着刘邦的神情,不自觉的揉了揉他的头发。

………等会我在干啥??


直到刘邦把他扔到床上又舔又咬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


“我靠……啊…你不是说你和别的…双向标记了吗……”韩信缩了缩脖子推开身上的仓鼠,“先给我说清楚不然别碰我!”

“那不是为了让你好放我过去然后跟踪你嘛………”被突然推开的刘邦扁扁嘴,又开始在韩信身上游走。

“嘶…………轻点!!!”




<9>

张良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韩信是真的不记得之前的记忆还是在装懵。

韩信在幼稚园看到自己的第一眼就叫出了自己的字,也曾问过他关于这个世界的情况。

但是在张良问韩信记不记得君主的时候他只是疑惑的想了半天,然后问了一句。

那是谁?





<10>

大一的时候,张良花了五个小时才给第一次来发情期的韩信解释清楚关于性别的事。

“………我靠这么一说等于我除了外表像个男的之外不就是个女人???”

韩信崩溃的扯着张良的衣领:“快告诉我你看的是假书!?快告诉我!!”

“你再这样扯下去我就用你说的假书一页一页的扇死你。”

“张良爸爸。”



<11>

韩信,一个根正苗红的大好青年。

在分化的那天,彻底的分化成了一个omega。

…………尽管是个能和alpha对打并且打赢的omega。

张良推了推他(用来装逼)的单片眼镜,领了两个人一年份的抑制剂。

给韩信说清楚用量以及时间之后,张良就放心的开始了他的科研。

直到接到那通电话。




<12>

张良对君主和韩信的那点事,知道的不少。

甚至他还伸手拉过韩信一把。

重言,别进宫。有人要你死。

韩信回头冲他悲凉的笑了笑,吐出几个模糊的字句。

“敌国破,谋臣亡。天下已定,我固当烹。”

“请转告陛下…………”



<13>

请转告陛下…………什么来着?

张良又一次在韩信结局的梦中醒来。

那时的记忆已经不甚明朗,他甚至不知道是谁带走的韩信。

唯独那时的对话清亮无比。


敌国破,谋臣亡。天下已定,我固当烹。

请转告陛下………



<14>

后半夜,张良再也没能睡着。

直到破晓到来,晨光照到不小心睡着的人身上,他也没有想起来韩信的最后一句话。

“请转告陛下………”

韩信听着张良的呓语,脸上忽然失去了颜色。

——————————————————————

TBC.

评论(4)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