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川桃沢🌸

fate‖漫威‖APH‖剑男人‖小英雄
all咕哒男/弓枪/金女主/汪水仙
盾铁/盾冬/锤基/贱虫/铁虫
黑三角/金三角/独普
三日鹤/石青/烛青/总之就是喜欢青江
爆轰/出轰/总之就是喜欢轰


每天都在爬墙。

【仏英/红色】Touch <1>

特工设定✔
HE确定✔
发糖✔

本篇亚瑟和耀女装出没,注意避雷
本篇亚瑟和耀女装出没,注意避雷
本篇亚瑟和耀女装出没,注意避雷

==========================================

【2:00am.    巴黎机场】

“所以说为什么这次只有我们队行动啊…………”弗朗西斯痛苦的抓了抓头发,“昨天才刚放假的……”

“我现在只想赶紧宰了那个叫什么路德维希的之后回去休息……”阿尔弗雷德因为睡眠不足感到心情意外的烦躁,“半夜叫醒人什么的最讨厌了………”

亚瑟捂着有些酸胀的眼睛不满的开口,“弗朗你给我的这眼镜也太大了点,两分钟我扶了三次。”

“谁让你的身份是个大学侍应生……”弗朗西斯打了个哈欠,“要不你就换上女装当哥哥我的女伴?记得把胸前的那部分弄大些,哥哥我喜欢那种类型。”

“滚。”亚瑟毫不犹豫的一脚踩在了他的白皮鞋上。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弗朗西斯安抚了一下炸毛的猫咪,正色道,“一会你在布置大厅的时候把我桌子上的花掐掉一朵,然后上二楼的舞厅,弄坏西边的照明设备。”

“知道了。”亚瑟藏好手套内部的通讯设备后像是想起了什么,“王耀和那头熊呢?”

“呃……他们…他们……有一项特殊任务……”弗朗西斯艰难的寻找着正常一些的词汇,“你懂的……”

“哦…”亚瑟睨了他一眼,“上车去拿我的枪,记得带上手套,青蛙的身上有粘液我不喜欢。”

【餐厅】

“那么伊万诺维奇先生,祝您用餐愉快。”

王耀坐在伊万对面,偏着头摆弄着他的耳环:“喂伊万,你说亚瑟他们到了没?”

“不知道,不过如果你再不把腿收回去些的话你的刀就要露出来了,亲爱的。”伊万看着王耀穿着高叉旗袍却撇着腿坐在座位上的姿势,有些无奈。

“这样可以了么,我亲爱的伊万诺夫先生?”王耀微笑着向内侧收了收腿,然后毫不留情的一脚踹在了他的小腿上。

“………可以了,我的甜心。”伊万在起身时掐了一把王耀的腰。


【8:00pm.   皇后亭酒店二楼】

“呐小亚瑟…”弗朗西斯抱着一条腿坐在床边,看着窗外的落雪,“你觉得这一单风险大么?”

弗朗西斯说这话时亚瑟正在对着镜子戴彩片,听到他的话后亚瑟毫不掩饰的给了他一个白眼:“杀个人而已能有什么风险?别告诉我你在向上帝忏悔你的罪行,像我们这种人,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注定了要下地狱的。”

亚瑟小心的把彩片戳进眼睛后随手拿过一张纸擦了擦眼睛,叹了口气推开门,皱了皱眉又折返回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感觉这任务有些古怪……亚瑟看着弗朗西斯的衣服出神。

为什么目标人物一定要来这个危险的酒店呢……?

“亚瑟,发生了什么事?”门外传来王耀的声音,亚瑟看了看两边小心的把他迎了进来。

“耀……”亚瑟压低了声音,“你有没有女侍应生的衣服?”

“女…侍应生?”王耀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那个倒是没有………不过我这里还有一套晚礼服。”

【9:00pm.    皇后亭酒店  正门】

弗朗西斯把车钥匙给了门口的侍者,随后拿出了请柬走向了正门。

他递过请柬时佯装不经意的抚了抚头发,藏在袖扣里的耳机传出了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在风暴的中心等待日蚀。”

“在太阳的中心向下俯视?”

于是他微微欠身:“在风暴的中心等待日蚀。”

那个侍者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把请柬还给了弗朗西斯。

“那么科隆先生,祝您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弗朗西斯点了点头,向内厅走去。

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再度传来:“弗朗吉,进去之后七点钟方向有一个大型花瓶,亚瑟已经到位。”

“了解。”

亚瑟正站在花瓶的阴影里,向上拽着腿上的吊带袜,艰难的想把它扣在吊带上。

这玩意儿怎么这么滑…………他翻了个白眼,决定不再管它。

“小亚瑟?”弗朗西斯端着两杯红酒走了过来。

“怎么了弗朗………先生?”在鸡字即将出口的适时亚瑟赶紧改了口,顺便他真想吐槽变声后的声音娇滴滴的真难听,起码亚瑟不会喜欢。

“wooo~”弗朗西斯递给他一杯红酒,自然的把手搭在了亚瑟的腰上,同时吹了个口哨,“你可真辣~今晚有约么?”

“有,和王耀。”亚瑟抓着那只一只往下滑的不规矩的手笑的异常灿烂,“我真应该感谢王耀给我这么高的高跟鞋。”

“什……!”弗朗西斯倒抽了一口凉气,“小亚瑟你就不能轻点……”

“不能。”亚瑟翻了个白眼,假装整理了一下鬓角轻声说了一句二组到位。

“打扰你们调情很抱歉……不过我还是要插一句,现在是晚上九点十三分,十点半之前必须完成任务,知道吗?”王耀挽着伊万的胳膊笑眯眯的走过来,“今天晚上会给你们留房间的,弗朗鸡。”

“哦王耀哥哥我真是太喜欢你了~”弗朗西斯眼神刷的亮了起来。

“我们来谈谈吧?”伊万笑着把手搭在了弗朗西斯的肩膀上。

“可是我们一共只订了三间房………”亚瑟狐疑的盯着王耀,“这样的话你和伊万……”

“他和那个美利坚傻小子一间。”王耀一脸理所当然,“除了我的好姐妹我怎么会和别人一间房呢对吧~”

“其实你说好姐妹的时候不用抓着我的手也可以。”亚瑟瞪了王耀一眼。

“注意,目标人物到场。”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再度响起,“在大厅西侧,身边有一位保镖,女伴穿着绿色礼服。”

“了解。阿尔弗,你去把安东尼那边安排一下,”王耀眯了眯眼睛,“一会在摔酒杯的时候把大厅的灯给炸掉。”

“明白。”

王耀在侧身经过的时候塞给了亚瑟一把微型麻醉针:“一会小心些。”

“嗯。”亚瑟走向弗朗西斯,“弗朗鸡,走了。”

“伊万,一会摘了手套,扔到弗朗那里。现在陪我去一趟二楼舞厅,那里只有三个监控。”

“你好盖西先生,我是科隆·麦肯,很高兴认识你。”弗朗西斯微笑着和面前的人握手,“这位是我的表妹,莱娜。”

“很高兴认识您,先生。”亚瑟微笑着欠了欠身。

“你好你好………”那个盖西看到亚瑟之后眼神都直了,含含糊糊的回答着弗朗西斯的问题。

亚瑟也很配合的时不时弯一下腰,或者翘一下腿。

“亚瑟,王耀那边可以了。我估计那老家伙被你迷的连眨眼都不会了……你可真牛逼,表哥。”耳坠微微颤动,亚瑟用手遮了遮,假装抚了抚头发。

阿尔弗那家伙………光说些没用的,自己好不容易憋出来羞涩的表情险些要绷不住了。

他赶紧掐了一下弗朗西斯的胳膊,示意他准备。

弗朗西斯心领神会:“那么我亲爱的,你饿了么?”

亚瑟正准备回答他,一只玻璃杯却突然飞来,然后在空中炸开。

于是他装作受惊的样子扑进了盖西的怀里,眼睛里噙着泪花:“这是怎么回事?”

弗朗西斯气愤的大吼:“不是搜过身才进来的吗?这爆炸又是哪里来的?”

他又转过身来面向那个老狐狸,做出一副为难的表情:“盖西先生,我有个不情之请……能不能请你照顾一下我的表妹?我要去找经理理论一下。”

“好好好……你去吧,一定要把话说清楚再来啊!”老头忙不迭的向他挥手,“我会照顾好她的!”

亚瑟此时还被他搂着,那老头半真半假的劝他去休息室休息一下。

“有我在不用担心,我知道二楼有一个休息室,不如我送你过去?”

亚瑟感觉到那老头的手越来越不安分了,摇了摇头:“这就有些失礼了……我自己去就好。”

“那怎么行,你哥哥可是把你托付给我了,放心吧,二楼很安全。”盖西搂着亚瑟兴奋的向二楼走去,一路上步子越来越快。

亚瑟大大的翻了个白眼,这搂的也太紧了吧?我还能长出翅膀飞了不成?

亚瑟被盖西半强迫的带进了一个房间,而且一路上居然一个人都没有……等事成之后我一定砍了他的手!

“谢谢您,盖西先生。如果没有您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亚瑟装作感激涕零的样子,“您不休息一下吗?”
“我给你热了一杯红酒,喝了它会好一点……”盖西坐在了亚瑟对面,“刚才吓坏了吧?”

“嗯,是有点……”亚瑟接过他递过来的红酒,拿在手里没有立刻喝掉。

我可不想真喝这么多安眠药……又不能不喝……啧。亚瑟低着头考虑着,也许他可以像王耀那样喝一半洒一半?

“这红酒还是现在喝着好,每年圣诞节我都会热上一些,很暖身子的。”盖西见亚瑟拿在手上不免有些心急,“当然你如果不太能喝酒的话喝一口就行,不用着急。”

“亚瑟,九点四十了,王耀让你抓紧时间,弗朗西斯就在你门口待机,一会你把杯子一摔就行。”

亚瑟不再拖延,狠了狠心喝了两口:“真是太麻烦您了…………”

于是对面的人满意的笑了笑,开始不着边际的说着自己的光辉事迹。

亚瑟也时不时配合的点点头。

刚过了没五分钟,亚瑟就感觉到身体渐渐发热,同时大脑里一片混沌。

妈的这老头放了多少货?!亚瑟气极,用力的把杯子摔到了地上。

希望阿尔弗雷德能听见……也不知道王耀那边好了没有。

头好晕………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