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川桃沢🌸

fate‖漫威‖APH‖剑男人‖小英雄
all咕哒男/弓枪/金女主/汪水仙
盾铁/盾冬/锤基/贱虫/铁虫
黑三角/金三角/独普
三日鹤/石青/烛青/总之就是喜欢青江
爆轰/出轰/总之就是喜欢轰


每天都在爬墙。

[Star Of Bethlehem]爆轰本repo


@_清风入鞘
伯利恒之星。

“圣诞树的顶端有一颗星星,这就是著名的伯利恒之星,大约两千年前,当耶稣在马厩里降生时,这颗星照亮了伯利恒的早晨。”

————————————————

书到手以后就迫不及待的重温了一遍,看完了以后心里满满的都是温柔。

喜欢清风太太笔下的爆豪!

给我的感觉就是爆爆龙的脾气从来都不好,但是他却又是个情感细腻的人,会做菜会做家务会照顾人,把看似矛盾的性格在爆豪身上展示的淋漓尽致。

爆豪是那种一点就着的脾气,但却会温柔的对自己喜欢的人,会拐弯抹角的心疼轰,会说些言不由衷的话却又总是和轰站在同一方。
这种在外凶狠痞气在家傲娇狼狗的性格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呜呜呜呜呜呜!!!!!!

喜欢太太笔下的轰焦冻!

轰焦冻是个性婚姻的产物,有着灰暗的童年和脸上暗红的伤痕。但这样的轰,却从未怀疑过自己会得到幸福。(当然爆豪做到了)
他坚强有韧性,轰对爆豪的感情甚至可以说比爆豪对他还要深,包含着有些珍惜的意味(?)

轰会接受爆豪拉住他的手,但轰要自己去靠近爆豪,一步步的走向他。
这种蜕变的过程几乎可以在太太的每一篇文里找到,看的人激动不已欲罢不能(?)


不得不说一下我最喜欢的一篇,EXODUS。
男男双人拉丁,帅到没朋友。感觉这篇里的轰总有点腹黑,就是吃准了爆豪不可能拒绝自己,甚至提前借好了教室然后去邀请爆豪去出节目。

描写的舞台,双人舞,灯光,舞衣超级无敌有质感,当时我看这一段的时候感觉满屏幕都是晃动的人影和镁光灯(。

最爱双人舞的那一节。不羁的高傲猎手与美丽的神秘猎物。

………我我我总之这一段我说不出什么!!
只求你们去看!!去看啊啊啊!!看得我热血沸腾只想从床上站起来瞎jb挥动双臂踢腿绕圈!!!
节奏感爆炸!!尤其谢幕那里!!我真的zbdhdhdindkfkvnfkk!!!!!脸滚键盘啊呜呜呜呜呜呜!!!
我说不出来!!语言表达就是这么苍白无力!!!

还有嫌弃轰的舞衣太露的爆豪hhhhh

爆豪:(给轰套上自己的衣服)快穿上。
轰:你不喜欢吗?我以为你会喜欢…
爆豪:不是…也不是不喜欢…(结结巴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爆豪你也有今天!!!)

最后放飞自我了sorry(。

最喜欢清风太太的点就是,她笔下的爆轰从来不会是那种“我把你从深渊拯救出来”这种type,而是爆豪把轰从深渊里拉出来,然后看着他一步步走向自己。
这种为爱蜕变成更好的自己真的很戳人心! !

希望以后太太也会继续产出温暖人心的文字。
笔芯ヽ(゜▽゜ )

——————————————————

Star Of Bethlehem.
传说伯利恒之星是圣诞树的顶端的一颗星星,大约两千年前,当耶稣在马厩里降生时,这颗星照亮了伯利恒的早晨。
伯利恒之星也是花名。耶稣的养父——圣约瑟夫之花。 它的花语是敏感。所有部位均有毒。

”古老的以色列有个小城, 它的名字叫伯利恒。
伯利恒、伯利恒,
闪耀出一颗耀眼的星,
你是父神的爱子, 为我们竭力殚精,
献出宝血十字架重生。
哦, 伯利恒、伯利恒,
伯利恒那耀眼的星,
照亮夜空、
照亮东方、
照亮诸天、
照亮人间寰宇清清,
伯利恒之星,
“奇妙策士、全能的神、
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这是耶和华神赋予你的尊称。
伯利恒之星,
你是启明星、
你是北斗星、
你是参星、
你是昴星,
你是大卫的根,
又是他的后裔,
你是明亮的晨星。”

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与神,
在地上平安归与他所喜悦的人。

“牧羊人回去了,因所听见所看见的一切事,
正如天使向他们所说的,就如同归荣耀与神一样,赞美他。”

                      ————2018.7.24

[邦信]故人叹

最近学业紧了………摸个段子假装自己更了

顺便证明我有在码文的………有的……

就是我懒_(:_」∠)_





——————————————————————————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从相识时的诗酒年华,刘邦知道他意气风发,却抵不过身世的低人一等。

到后来的兵荒马乱,他愿意耗尽麒麟心力助刘邦得天下。

最后,刘邦黄袍加身,身处万人之上,开始铲除异己,手段之残忍却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他累了,庙堂虽高,却非安身之所。

或许远遁江湖才是最好的选择。



可刘邦不解,也不让他走。
他说,江山和你,为何不可两全其美?

他苦笑,叹道,何必呢?

他留了下来,如宫城里盛开的莲,被官场的污俗侵染得奄奄一息。


直到刘邦远征边疆,却接到了探子告他谋反的消息。

刘邦只是撕了信,神色淡漠的挥手让探子下去。




他接到宫里的命令,说是吕后应王的命令召他进宫。

他撑着病弱的身体,随手叫了个小童上路。

张良站在宫门处,面色冷清的走在前面。

她要你死。他说,手上的宫灯明明灭灭,宫墙上还残留着昨日下雨的水痕。

韩信有点恍惚——我明白。

那你还不走?张良的声音带着怒气,他瞪着韩信,手上的长明灯瑟缩的抖动着。

韩信盯着青石板铺成的地面,呼出一口寒气。身后的小童赶紧为他紧了紧身上的狐裘,把伞往上斜了斜。

敌国破,谋臣亡。高鸟尽,良弓藏。天下已定,我固当烹。

他进了宫,见到的却是吕后笑颜如花的脸。

韩卿啊韩卿,你可知为何王要你死?女人心里的怨恨和快意毫不掩饰的出现在精心妆饰的脸上,纠缠着。

臣明白。韩信跪在地上,身上的狐裘在进宫那一刻就被宫人收好。

身处宫殿,地上铺着昂贵的羊毯,炉里燃着龙涎的香气,韩信却觉得身上寒气更甚,比那宫墙上的水痕还重。


不,你不明白。女人顾自把玩着手上精巧的如意,有些怜悯的盯着跪在地上的将军。

这天下,都是王的。她神情寂寞的盯着他,叹气。连你,也是。

韩信听着女人好似双关的言语,只觉得喉中一阵酸涩。他强压下口中的铁锈味,袖中的手掌却被指甲掐的鲜血淋漓。

将军,您累啦。端坐在上位的女人放肆的微笑着,指挥着宫女把一个个尖锐的竹筒捅进他的身体搅弄着。

鲜血漫出了宫墙,暗红的颜色混合着一些细碎肉块爬上了青色的石阶。




张良与那小童站在宫门处侯着。半晌,长叹一声。

【邦信/白鹊】(ABO)接一个吻开一枪 3

嗯这一节白鹊出场………



<15>

韩信最近有点感冒。

于是他去找隔壁医学院的邻居扁鹊拿点药。

扁鹊姓秦,叫秦缓。

韩信还挺喜欢和他相处的,因为他话不多,而且信息素是一种很好闻的药草香。

平时他神情淡漠,不太与旁人交往。
可能是因为体质虚弱,面上时常毫无血色。

不过最近扁鹊交了个男朋友…………听刘邦说他俩天天黏在一起,最近正在考虑要不要同居。


万一打扰到他们怎么办………

韩信站在扁鹊门口犹豫着要不要敲门。


“去你妈的李太白,再进我家就毒到你不举!!”

韩信刚抬起手,门就自里面拉开飞出一道人影撞上了他。

“我不举了看你怎么办!!!”


韩信揉了揉撞到门铃的划出一道血痕的额角,觉得眼冒金星。

…………妈的死给。



<16>

“…………抱歉。”秦缓皱着眉头给韩信额头上着药,“我不是故意的……”

“又不是你撞的他你道歉干啥………”李白委屈的窝在沙发上抱着一个鱼抱枕碎碎念。

………等会?!

那个抱枕为啥这么眼熟……………

韩信眯着眼睛看了半天才看清楚。

那tm怎么那么像庄周的鱼啊???????韩信有点蒙蔽,连尾巴上的缺口位置都一模一样。

他来回打量着两个人的神色,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你们…吵架了?”

“没有。”“谁和他吵啊。”

“李太白谁让你说话的?”
“怎么啦你男朋友也有人权啊!”

“你tm给我闭嘴!”
“不听不听!!”

……………好吧吵架了。




<17>

韩信拎着药和换用的纱布回了家。

哎呦我再也不去他们家了………

刘邦此时正好从外面回来,正好看见韩信背对着他坐在沙发上。

于是他悄悄走过去,一把从后面抱住了韩信。

“重言你回来啦!”
刘邦刚把手伸到韩信腰上准备揩油,就闻到了他身上沾着其他alpha的味道。

他站在韩信后面,面色不虞。

“………刘邦?”韩信刚刚结束了他的神游,一回头就看见了他瞪着自己吓了一大跳。

“你想干啥?!?”

刘邦则是被韩信头上的纱布吓得不行,又是消毒又是上药的折腾了一下午。

…………噫明明是个大男人为啥端茶倒水的这么熟练啊。


<18>


“嗯?你问我这个啊……”刘邦眨眨眼,放下了手里的抹布笑了笑。

“因为前世的我……怎么说呢……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刘邦小心的观察着韩信的神色,“就是那个女人要求你进宫的时候领路的人其实是我安排的……”

见韩信没有反应,刘邦自顾自的接着说下去。

“你当时和张良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问你要不要逃走,从此隐姓埋名的度过一生,毕竟能有一条活路。”刘邦呼出一口浊气,神色复杂的盯着窗外的晚霞,“你却说………”

“够了。”韩信突然出声打断了刘邦。

他抬起头,冷笑着说:“刘季啊刘季,没想到过了这么长时间你还是这样,只考虑你一个人。”


“………雏儿…?”刘邦眼睁睁的看着他站起身走向卧室,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刘邦你告诉我,”韩信没有回头,“你爱的到底是韩信还是韩将军。”


“我只等一个答案。”


说罢,韩信直接甩上了门。

刘邦坐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他的房门出神。



<19>

接下来连着三天,刘邦都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

韩信坐在房间里,抿着唇不知道在想什么。

————————————————————

今晚看安排有可能双更。

TBC.

【邦信/白鹊】(ABO)接一个吻开一枪 2

嗯………新年快乐。

后面可能会有军师组。

白鹊在番外出现次数较多,不过出于习惯还是打上。





<7>

自从韩信的宿舍被刘邦张良霸占那一天起,他就悄咪咪的在学校外面租了房。

用韩信的话说,就是不能和一个给佬住在一起。

那张良呢?

哦那是老妈子不算。


………咳。言归正传。

自从遇见了刘邦之后,韩信的生活就彻底变了模样。

从之前那个(装)高冷毒舌的学生会主席,转变成了一个时不时炸毛跳脚的别扭学长。

偏偏他还整不过刘邦。

啧。想想就憋屈。


张良每天拿着书看,当他们不存在。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张良委屈的从书本里抬起头,往两个没心没肺的人的房间看了一眼。

好的君主又和将军搞起事情来了。

所以韩信你租房子是为了啥???



………不是给你住吗?
刘邦一脸蒙蔽。



…哦。

……………子房心里委屈但子房不说。




<8>


刘邦最近心里委屈的很。

隔壁李白和扁鹊都快成连体婴了自家将军还是和自己不冷不热的…………

他往韩信的方向看了一眼,被瞪了之后立马缩了回来。

呜——刘邦很委屈。


我知道以前的我很渣啊但是我找了你二十几年了看在这样的面子上你就亲我一下嘛qaaaq


韩信看着刘邦的神情,不自觉的揉了揉他的头发。

………等会我在干啥??


直到刘邦把他扔到床上又舔又咬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


“我靠……啊…你不是说你和别的…双向标记了吗……”韩信缩了缩脖子推开身上的仓鼠,“先给我说清楚不然别碰我!”

“那不是为了让你好放我过去然后跟踪你嘛………”被突然推开的刘邦扁扁嘴,又开始在韩信身上游走。

“嘶…………轻点!!!”




<9>

张良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韩信是真的不记得之前的记忆还是在装懵。

韩信在幼稚园看到自己的第一眼就叫出了自己的字,也曾问过他关于这个世界的情况。

但是在张良问韩信记不记得君主的时候他只是疑惑的想了半天,然后问了一句。

那是谁?





<10>

大一的时候,张良花了五个小时才给第一次来发情期的韩信解释清楚关于性别的事。

“………我靠这么一说等于我除了外表像个男的之外不就是个女人???”

韩信崩溃的扯着张良的衣领:“快告诉我你看的是假书!?快告诉我!!”

“你再这样扯下去我就用你说的假书一页一页的扇死你。”

“张良爸爸。”



<11>

韩信,一个根正苗红的大好青年。

在分化的那天,彻底的分化成了一个omega。

…………尽管是个能和alpha对打并且打赢的omega。

张良推了推他(用来装逼)的单片眼镜,领了两个人一年份的抑制剂。

给韩信说清楚用量以及时间之后,张良就放心的开始了他的科研。

直到接到那通电话。




<12>

张良对君主和韩信的那点事,知道的不少。

甚至他还伸手拉过韩信一把。

重言,别进宫。有人要你死。

韩信回头冲他悲凉的笑了笑,吐出几个模糊的字句。

“敌国破,谋臣亡。天下已定,我固当烹。”

“请转告陛下…………”



<13>

请转告陛下…………什么来着?

张良又一次在韩信结局的梦中醒来。

那时的记忆已经不甚明朗,他甚至不知道是谁带走的韩信。

唯独那时的对话清亮无比。


敌国破,谋臣亡。天下已定,我固当烹。

请转告陛下………



<14>

后半夜,张良再也没能睡着。

直到破晓到来,晨光照到不小心睡着的人身上,他也没有想起来韩信的最后一句话。

“请转告陛下………”

韩信听着张良的呓语,脸上忽然失去了颜色。

——————————————————————

TBC.

【邦信/白鹊】(ABO)接一个吻开一枪 (1)

名字其实没有什么实际意义………随便想到的

………好吧也许有那么点意思。


<1>

韩信,一个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接班人。

在全国有名的大学王者学院担任学生会主席一职。

安稳的毕业后他会找一个好的公司,娶一个好老婆,当然还会有一个可爱的孩子。

然后享受生活。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2>

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分化日。

被导师注射了一些药物之后会短时间内散发出信息素的味道,会很快验证出性别。

韩信拿着检测表站在学校门口,身后的副主席庄周一脸困倦的打着哈欠。

“我说韩信啊………”庄周含糊不清的说,“为什么我们要来这么早啊………才五点半……”

“每一年都会有恶意谎报性别的人,或者是跳墙进校拒绝鉴定性别的人,”韩信仔细核对着出校的学生信息,“不清楚自己的信息素气味和发情期的蠢货尤其多,比如你发小。”

“诶………”庄周终于收回了那副困倦的样子,靠在墙上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他。

“…………干啥?”韩信被他盯的发毛,实在受不了回头看了他一眼。

………………md这个人又睡着了!!!

他的鱼抱枕呢!!!给我烧了!!!





<3>

“刘邦……性别A……信息素松香……”看着表格里明显的一片空白,韩信突然有种挑飞他的冲动。

连糊弄都不愿意?

“同学,你发情期时间为什么不写?”他尽量和颜悦色的盯着刘邦,“是不清楚还是?”

“哦那个啊,”名叫刘邦的紫发男孩挠了挠头,“我已经和我的O双向标记过了,所以不会在公共场合发情的。”

“………双向标记?”韩信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哥们你才20岁啊???就已经……??”

“咳咳………小时候不懂事……”

“行了,过去吧。”韩信多看了他两眼,填好表格以后让他回了宿舍。

刘邦………?

韩信莫名的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但是反复琢磨了半天也没想起来是谁。

算了回去问问张良吧…………他一向比我记事。



<4>

终于整理好了这一届的性别检测结果,韩信靠在办公椅上长出了口气。

“哈啊…………累死了。”他揉揉眼睛,摸出了手机给张良打电话。

“…………喂?”

“子房啊,今天晚上有时间不?”

“干什么?”

“开房约么?”

“噫大晚上两个大男人有什么好开的,不去。”

感觉他要挂电话,韩信赶紧出声挽留。

“诶诶诶张良你别挂!!我有正事!!”

“…………说。”

“那啥………刘邦是谁来着?”

“………啥邦?我怎么知道那是谁……不说了我这忙着呢,晚上去你那再仔细说。”

“好。”

张良挂了电话,回头准备继续写他的报告。





“……………卧槽刘邦??!!!??”




<5>

张良一路背着电脑提着锤子就跑去了韩信的宿舍。

“韩信!!韩信你开门!!!”

“张良?”韩信的声音模模糊糊的从里面传来,过了两秒钟后门口出现了一张困倦的脸。

“出什么事了………”

“我给你说离那个刘邦远点!!!!”张良推着韩信就进了屋,急匆匆的换了鞋就开始嘴炮。

“………为啥?”韩信没料到这一出,直接懵在了原地。

“因为………!!!”张良刚准备解释就听见有人在砸门。

“重言!!!重言你开门啊!!!”

“卧槽狗邦已经来了??”张良一副不能让我家崽被欺负的模样,示意韩信开门之后轮圆了锤子就准备往下砸。


“重言我终于找到你了!!!!”一开门,一个满脸鼻涕眼泪的男人就扑到了韩信身上,“重言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呜呜呜…………”





………………exm?

韩信依然是一副状况外的样子懵在原地。

张良已经放弃了去轮他的锤子——

妈的死给。



<6>

三个人围坐在狭小的宿舍里面面相觑。

这……这啥情况?

韩信努力的眨眨眼,向张良投去了一个疑问的眼神。

张良一脸悲壮,明显一副不愿多说的样子。

刘邦坐在一边捂着脸擤鼻涕…………

韩信打着哈欠,满心的疑问和牢骚不知道往哪里发。

这俩人还一副不想解释的样子,惹的韩信怒火更盛。

“妈的滚出老子家!!!!老子要睡觉!!!”


————————————————————

今天应该能二更……

【仏英/红色】Touch <1>

特工设定✔
HE确定✔
发糖✔

本篇亚瑟和耀女装出没,注意避雷
本篇亚瑟和耀女装出没,注意避雷
本篇亚瑟和耀女装出没,注意避雷

==========================================

【2:00am.    巴黎机场】

“所以说为什么这次只有我们队行动啊…………”弗朗西斯痛苦的抓了抓头发,“昨天才刚放假的……”

“我现在只想赶紧宰了那个叫什么路德维希的之后回去休息……”阿尔弗雷德因为睡眠不足感到心情意外的烦躁,“半夜叫醒人什么的最讨厌了………”

亚瑟捂着有些酸胀的眼睛不满的开口,“弗朗你给我的这眼镜也太大了点,两分钟我扶了三次。”

“谁让你的身份是个大学侍应生……”弗朗西斯打了个哈欠,“要不你就换上女装当哥哥我的女伴?记得把胸前的那部分弄大些,哥哥我喜欢那种类型。”

“滚。”亚瑟毫不犹豫的一脚踩在了他的白皮鞋上。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弗朗西斯安抚了一下炸毛的猫咪,正色道,“一会你在布置大厅的时候把我桌子上的花掐掉一朵,然后上二楼的舞厅,弄坏西边的照明设备。”

“知道了。”亚瑟藏好手套内部的通讯设备后像是想起了什么,“王耀和那头熊呢?”

“呃……他们…他们……有一项特殊任务……”弗朗西斯艰难的寻找着正常一些的词汇,“你懂的……”

“哦…”亚瑟睨了他一眼,“上车去拿我的枪,记得带上手套,青蛙的身上有粘液我不喜欢。”

【餐厅】

“那么伊万诺维奇先生,祝您用餐愉快。”

王耀坐在伊万对面,偏着头摆弄着他的耳环:“喂伊万,你说亚瑟他们到了没?”

“不知道,不过如果你再不把腿收回去些的话你的刀就要露出来了,亲爱的。”伊万看着王耀穿着高叉旗袍却撇着腿坐在座位上的姿势,有些无奈。

“这样可以了么,我亲爱的伊万诺夫先生?”王耀微笑着向内侧收了收腿,然后毫不留情的一脚踹在了他的小腿上。

“………可以了,我的甜心。”伊万在起身时掐了一把王耀的腰。


【8:00pm.   皇后亭酒店二楼】

“呐小亚瑟…”弗朗西斯抱着一条腿坐在床边,看着窗外的落雪,“你觉得这一单风险大么?”

弗朗西斯说这话时亚瑟正在对着镜子戴彩片,听到他的话后亚瑟毫不掩饰的给了他一个白眼:“杀个人而已能有什么风险?别告诉我你在向上帝忏悔你的罪行,像我们这种人,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注定了要下地狱的。”

亚瑟小心的把彩片戳进眼睛后随手拿过一张纸擦了擦眼睛,叹了口气推开门,皱了皱眉又折返回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感觉这任务有些古怪……亚瑟看着弗朗西斯的衣服出神。

为什么目标人物一定要来这个危险的酒店呢……?

“亚瑟,发生了什么事?”门外传来王耀的声音,亚瑟看了看两边小心的把他迎了进来。

“耀……”亚瑟压低了声音,“你有没有女侍应生的衣服?”

“女…侍应生?”王耀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那个倒是没有………不过我这里还有一套晚礼服。”

【9:00pm.    皇后亭酒店  正门】

弗朗西斯把车钥匙给了门口的侍者,随后拿出了请柬走向了正门。

他递过请柬时佯装不经意的抚了抚头发,藏在袖扣里的耳机传出了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在风暴的中心等待日蚀。”

“在太阳的中心向下俯视?”

于是他微微欠身:“在风暴的中心等待日蚀。”

那个侍者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把请柬还给了弗朗西斯。

“那么科隆先生,祝您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弗朗西斯点了点头,向内厅走去。

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再度传来:“弗朗吉,进去之后七点钟方向有一个大型花瓶,亚瑟已经到位。”

“了解。”

亚瑟正站在花瓶的阴影里,向上拽着腿上的吊带袜,艰难的想把它扣在吊带上。

这玩意儿怎么这么滑…………他翻了个白眼,决定不再管它。

“小亚瑟?”弗朗西斯端着两杯红酒走了过来。

“怎么了弗朗………先生?”在鸡字即将出口的适时亚瑟赶紧改了口,顺便他真想吐槽变声后的声音娇滴滴的真难听,起码亚瑟不会喜欢。

“wooo~”弗朗西斯递给他一杯红酒,自然的把手搭在了亚瑟的腰上,同时吹了个口哨,“你可真辣~今晚有约么?”

“有,和王耀。”亚瑟抓着那只一只往下滑的不规矩的手笑的异常灿烂,“我真应该感谢王耀给我这么高的高跟鞋。”

“什……!”弗朗西斯倒抽了一口凉气,“小亚瑟你就不能轻点……”

“不能。”亚瑟翻了个白眼,假装整理了一下鬓角轻声说了一句二组到位。

“打扰你们调情很抱歉……不过我还是要插一句,现在是晚上九点十三分,十点半之前必须完成任务,知道吗?”王耀挽着伊万的胳膊笑眯眯的走过来,“今天晚上会给你们留房间的,弗朗鸡。”

“哦王耀哥哥我真是太喜欢你了~”弗朗西斯眼神刷的亮了起来。

“我们来谈谈吧?”伊万笑着把手搭在了弗朗西斯的肩膀上。

“可是我们一共只订了三间房………”亚瑟狐疑的盯着王耀,“这样的话你和伊万……”

“他和那个美利坚傻小子一间。”王耀一脸理所当然,“除了我的好姐妹我怎么会和别人一间房呢对吧~”

“其实你说好姐妹的时候不用抓着我的手也可以。”亚瑟瞪了王耀一眼。

“注意,目标人物到场。”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再度响起,“在大厅西侧,身边有一位保镖,女伴穿着绿色礼服。”

“了解。阿尔弗,你去把安东尼那边安排一下,”王耀眯了眯眼睛,“一会在摔酒杯的时候把大厅的灯给炸掉。”

“明白。”

王耀在侧身经过的时候塞给了亚瑟一把微型麻醉针:“一会小心些。”

“嗯。”亚瑟走向弗朗西斯,“弗朗鸡,走了。”

“伊万,一会摘了手套,扔到弗朗那里。现在陪我去一趟二楼舞厅,那里只有三个监控。”

“你好盖西先生,我是科隆·éº¦è‚¯ï¼Œå¾ˆé«˜å…´è®¤è¯†ä½ ã€‚”弗朗西斯微笑着和面前的人握手,“这位是我的表妹,莱娜。”

“很高兴认识您,先生。”亚瑟微笑着欠了欠身。

“你好你好………”那个盖西看到亚瑟之后眼神都直了,含含糊糊的回答着弗朗西斯的问题。

亚瑟也很配合的时不时弯一下腰,或者翘一下腿。

“亚瑟,王耀那边可以了。我估计那老家伙被你迷的连眨眼都不会了……你可真牛逼,表哥。”耳坠微微颤动,亚瑟用手遮了遮,假装抚了抚头发。

阿尔弗那家伙………光说些没用的,自己好不容易憋出来羞涩的表情险些要绷不住了。

他赶紧掐了一下弗朗西斯的胳膊,示意他准备。

弗朗西斯心领神会:“那么我亲爱的,你饿了么?”

亚瑟正准备回答他,一只玻璃杯却突然飞来,然后在空中炸开。

于是他装作受惊的样子扑进了盖西的怀里,眼睛里噙着泪花:“这是怎么回事?”

弗朗西斯气愤的大吼:“不是搜过身才进来的吗?这爆炸又是哪里来的?”

他又转过身来面向那个老狐狸,做出一副为难的表情:“盖西先生,我有个不情之请……能不能请你照顾一下我的表妹?我要去找经理理论一下。”

“好好好……你去吧,一定要把话说清楚再来啊!”老头忙不迭的向他挥手,“我会照顾好她的!”

亚瑟此时还被他搂着,那老头半真半假的劝他去休息室休息一下。

“有我在不用担心,我知道二楼有一个休息室,不如我送你过去?”

亚瑟感觉到那老头的手越来越不安分了,摇了摇头:“这就有些失礼了……我自己去就好。”

“那怎么行,你哥哥可是把你托付给我了,放心吧,二楼很安全。”盖西搂着亚瑟兴奋的向二楼走去,一路上步子越来越快。

亚瑟大大的翻了个白眼,这搂的也太紧了吧?我还能长出翅膀飞了不成?

亚瑟被盖西半强迫的带进了一个房间,而且一路上居然一个人都没有……等事成之后我一定砍了他的手!

“谢谢您,盖西先生。如果没有您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亚瑟装作感激涕零的样子,“您不休息一下吗?”
“我给你热了一杯红酒,喝了它会好一点……”盖西坐在了亚瑟对面,“刚才吓坏了吧?”

“嗯,是有点……”亚瑟接过他递过来的红酒,拿在手里没有立刻喝掉。

我可不想真喝这么多安眠药……又不能不喝……啧。亚瑟低着头考虑着,也许他可以像王耀那样喝一半洒一半?

“这红酒还是现在喝着好,每年圣诞节我都会热上一些,很暖身子的。”盖西见亚瑟拿在手上不免有些心急,“当然你如果不太能喝酒的话喝一口就行,不用着急。”

“亚瑟,九点四十了,王耀让你抓紧时间,弗朗西斯就在你门口待机,一会你把杯子一摔就行。”

亚瑟不再拖延,狠了狠心喝了两口:“真是太麻烦您了…………”

于是对面的人满意的笑了笑,开始不着边际的说着自己的光辉事迹。

亚瑟也时不时配合的点点头。

刚过了没五分钟,亚瑟就感觉到身体渐渐发热,同时大脑里一片混沌。

妈的这老头放了多少货?!亚瑟气极,用力的把杯子摔到了地上。

希望阿尔弗雷德能听见……也不知道王耀那边好了没有。

头好晕………